首頁 > 遞四方香港查詢資訊 > 國內遞四方香港查詢 > 正文

致敬!緬懷!彭士祿被追授時代楷模稱號

2021-05-26 11:55:21 來源: 新華社

中宣部近日決定,追授著名核動力專家、中國核潛艇首任總設計師彭士祿院士“時代楷模”稱號。從中國第一代核潛艇,到大亞灣核電站,再到秦山二期核電站,彭士祿為之傾注了大量心血,被譽為中國核動力事業的“拓荒牛”。今年3月22日,彭士祿院士因病逝世,他曾説“活着能熱愛祖國,忠於祖國,為祖國的富強而獻身,足矣!”

“拓荒牛”,用一生推動祖國核動力事業澎湃前行——記我國著名核動力專家彭士祿院士

3月30日,渤海之濱。天空蔚藍澄澈,海面碧波萬頃。這一天,彭士祿院士的骨灰被撒入大海。彭士祿將與他熱愛的核潛艇相伴,永遠守衞着祖國的大海。

今年3月22日,這位96歲的老人走完了他傳奇的一生。著名核動力專家、中國核動力事業的開拓者和奠基者之一、中國核潛艇第一任總設計師……面對這麼多頭銜,彭士祿更喜歡稱自己“永遠是一頭核動力領域的拓荒牛”。

一個準則:只要祖國需要

彭士祿的父親是共產黨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彭湃。

3歲母親犧牲,4歲父親就義,童年兩次被國民黨抓進監獄,先後輾轉被送到20多户百姓家裏寄養;14歲參加革命,成為一名抗日小戰士;1940年被送抵延安,一邊參加勞動,一邊刻苦學習。

如此特殊的成長經歷,讓彭士祿對國家和人民的感情無比深厚。彭士祿説:“我雖姓彭,但心中永遠姓‘百家姓’。”

1956年,在蘇聯學習化工機械即將畢業時,彭士祿迎來了人生的轉折點。當時中央決定選派一批優秀的留學生改行學習原子能專業。面對願不願意改行的問題,年輕的彭士祿堅定地回答:“當然願意,只要祖國需要。”

從此,他的人生就與祖國的核動力事業結下了不解之緣。“只要祖國需要”,成為他一生的行為準則。

從第一代核潛艇,到大亞灣核電站,再到秦山二期核電站,無不傾注了他的汗水和心血。

核潛艇陸上模式堆提升功率試驗期間,他把被子搬進廠房,24小時連軸轉,以便隨時發現、分析試驗中出現的各種情況,當場解決問題。

核潛艇繫泊試驗和航行試驗時,他隨艇出海,臨行前,對妻子説:“放心,這次一定能成功,我有信心。萬一餵了王八,你也別哭。”

49歲那年,他在工作中突發急性胃穿孔,胃部切除了四分之三,但他不到一個月就出了院,又開始超負荷工作起來。

不居功、不求名、不逐利,彭士祿將畢生智慧都傾注於科技報國上;奮鬥不息、躬耕不止的精神,無時無刻不澎湃着信仰的力量。

“也許因是屬牛的吧,非常敬仰‘孺子牛’的犟勁精神,不做則已,一做到底。活着能熱愛祖國,忠於祖國,為祖國的富強而獻身,足矣!”彭士祿這樣説。

兩件大事:造核潛艇、建核電站

“我一輩子只做了兩件事:一是造核潛艇,一是建核電站。”彭士祿表示。

核潛艇被認為是捍衞國家核心利益的殺手鐗。上世紀50年代,美國、蘇聯等先後擁有了核潛艇。

1958年,中國研製核潛艇工程啓動。曾經,人們寄希望蘇聯給予核潛艇研製技術援助,但蘇聯沒有答應。毛主席提出:“核潛艇,一萬年也要搞出來!”

彭士祿受命主持潛艇核動力裝置的論證和主要設備的前期開發。當時,只有幾張模糊不清的外國核潛艇照片加上一個玩具模型——我國在核潛艇建造方面所掌握的知識近乎為零。

沒有核潛艇資料,就參考國外核電站搞理論研究、方案設計;缺乏核專業人才,就邊研究邊打造人才隊伍;為了驗證一個參數,他們常常三班倒,夜以繼日地連算好幾天……

作為技術總負責人,彭士祿被人們稱為“彭拍板”“彭大膽”。他説,凡事有七分把握就“拍”了,餘下三分通過實踐去解決。

“科技人員最珍惜時間,時間是生命,是效益,是財富。有些問題只有趕快定下來,通過實踐再看看,錯了就改,改得越快越好,這比無休止的爭論要高效得多。”他説。

採用什麼堆型?建不建陸上模式堆?面對一系列的尖鋭爭論,彭士祿力主建設陸上模式堆,進行核動力裝置的各種性能試驗。雖然這比直接建核潛艇要額外付出巨大的經濟代價,但這樣能進行科學驗證,充分釋放風險,確保核潛艇研製一次成功。這一思路最終被採納,併成為確保我國核潛艇順利研製的關鍵一環。

中國人創造了世界核潛艇史上罕見的速度。1974年8月1日,中國第一艘核潛艇被命名為“長征一號”,正式列入海軍戰鬥序列。中國成為世界上第五個擁有核潛艇的國家。

讓核能服務於社會、實現和平運用核能,是彭士祿等核動力專家的心願。

上世紀80年代,國家決定引進國外技術設備,建造內地大型商用核電站項目。彭士祿擔任總指揮,又全身心地撲到核電站的籌備和建設中去。

他提出大亞灣核電站的投資、進度、質量三大控制,為大亞灣核電站的上馬打下了良好基礎。

在秦山二期核電站籌建時,彭士祿提出光靠外國不是辦法,向中央領導建議“要‘以我為主,中外合作’建設核電站”。

“後來就確定搞60萬千瓦,自力更生、以我為主來設計建設秦山二期核電站。”彭士祿説,“一定要把技術掌握在自己手裏!”

三個心願:永遠心繫祖國核事業發展

“幹驚天動地事,做隱姓埋名人”。彭士祿這個名字,和他從事的工作一樣,一度都是國家的最高機密。

直到幾十年後,隱姓埋名30年的彭士祿,才作為中國核潛艇第一任總設計師走進人們的視野。

有人稱彭士祿為“中國核潛艇之父”,他堅決不同意。“對我來説這是貪天之功,我不接受!”彭士祿説,“我充其量就是核潛艇上的一顆螺絲釘。”

2017年,彭士祿獲何梁何利基金最高獎——“科學與技術成就獎”,卻毅然將全部獎金捐獻出來,作為人才獎勵基金,獎勵在核動力領域取得重要創新成就的年輕人。

女兒彭潔跟父親開玩笑:“你獲獎得了這麼多的獎金,給我點多好。”彭士祿跟孩子説,這個錢也不是自己的,而是國家的。自己是吃“百家飯”長大的,這一生都要盡全力回饋祖國。

晚年的彭士祿説,他有三個心願——

一是盼望祖國早日擁有更加強大的核潛艇力量;

二是盼望祖國早日成為核電強國;

三是盼望祖國早日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,早日圓了老百姓過上幸福生活的中國夢!

這三個心願中,“祖國”是貫穿其中的關鍵詞。

從自主成功研製原子彈、氫彈、核潛艇,到建設秦山、大亞灣等一批先進核電站,再到自主研發三代核電華龍一號……幾十年來,我國核事業從無到有,從弱到強,背後是以彭士祿為代表的一大批核工業人的無私奉獻。

2020年1月15日,中國核工業創建65週年。已經95歲的彭士祿念念不忘的還是國家的核事業。“我們核工業必須做大做強,新一代的核工業人,要努力加油幹,你們是最棒的。”

後輩應繼傳星火,不負先賢望白頭。

在老一輩核工業人耕耘、開荒的大路上,中國核事業正繼續澎湃前行。

掃一掃,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0 0

熱播視頻排行

48小時
本週
本月

關注“無線梅州”

掃描二維碼下載”無線梅州”App

掃描二維碼關注”無線梅州”微信號